从北京坐火车 穿越西伯利亚的壮美与辽阔

[承运方说]

8月1日起票价上涨约8%

谢文起,北京客运段国际联运车队党委书记

为了吸引客人,中国铁路承运的国际联运列车K3次列车,在北京—二连浩特这段路程上提供免费餐饮。总的来说,坐这趟列车的人不多,主要还是西伯利亚沿线和到蒙古国的客人,做生意的人,也有部分旅游者。春运的时候会满员,这趟列车也经过中国边境城市。

8月1日起,国际联运列车的票价也上涨了8%左右,火车烧煤消耗大。

对于普通乘务员来说,走这趟列车非常辛苦,以前走这趟国际列车的乘务员比较有荣誉感,是干部身份,现在这种光环也没有了。十三天的餐补今年上涨到293美元。本来今年有打算K03次列车要换新车,但是出了7·23动车事故后,计划就要延后。这趟列车的电气化改造,中国方面也考虑过,但是因为蒙古国的风沙太大,风沙会影响到发电等。

从北京坐火车 穿越西伯利亚的壮美与辽阔

冬季行驶在西伯利亚铁路上,车厢里空荡,车窗外苍茫。陈宇欣摄

列车就是西伯利亚游一部分

北京站站台,除了有密集地向中国各地延伸的铁路网和行色匆匆庞大的铁路人群,还有一直延伸到国外的国际联运列车,列车上有一群特别的客人,他们中有真正的旅行者,选择国际列车本身,就是旅行的一部分。

沿途的人

倒爷和真正的旅行者

2010年初,22岁的陈宇欣做了一个决定,坐K19次列车从北京到莫斯科,再坐火车到芬兰赫尔辛基。冬天的列车有时候一个人能占据一个车厢。

在这趟列车上,你会遇到两种人。一种是做生意的人,例如陈宇欣遇到的福建做皮货生意的老陈,“西伯利亚铁路曾经是中国商人前往俄罗斯做生意的黄金线。老陈说在极盛时期,连卧铺的床单下面都塞满了走私的羊毛毯,边检时,为了保证货物顺利入关,商人们多会准备小额美金和物品塞给海关。小恩惠多了,自然也就把海关给惯坏了,以至于从受贿演变成索贿。”但近些年,西伯利亚铁路作为商人运输线的功能早已减弱,无事乱刁难的习气也自然转移了地方。遇到老陈这样的人,会对我国改革开放历史有个感性认识。

在西伯利亚铁路上,还有可能遇到真正的旅行者。陈宇欣就遇到了一位,英国人Phil,有教养、绅士、健谈,“他总能很轻易地在人群中辨别旅者。”Pill这次是从菲律宾过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中国香港、中国大陆,取道西伯利亚铁路,再去芬兰,沿着斯堪的纳维亚的海岸线走到距离英国最近的一个欧洲港口,再坐渡轮回伦敦,从冬天最温暖的地方跑到最寒冷的地方。

 
 
 
 
 

延伸阅读

 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日报网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010-84883300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